萌法医|第十五案:森林里的女尸

2018-11-29 16:16 未知

  这一天,小冯又在鉴定服务中心蹲守苟法医。

  “啊~怎么还不来啊....”小冯看了看手机里的时间,外面下着倾盆大雨,看样子午饭只能楼下超市随便将就点了,小冯这么默默想着。

  正在小冯思考着在超市里是买份便当还是买别的什么吃的时候,苟法医圆滚滚的身体出现在了鉴定服务中心门口。

  “苟法医!”小冯立即从沙发上弹了起来,拿起素材本就向萌法医冲过去。

  “干、干嘛?”苟法医抖了抖雨伞上的雨水,被小冯吓了一跳。

  “你不是懂得嘛,苟老师~”小冯露出了标志性的略带狡黠的笑容。

  “......我看你前两篇写法医物证不是写的挺好的嘛....”苟法医觉得提供素材这种事丽法医做得挺好的。

  “诶~”小冯继续笑着,“素材好归好,不过正能量传递够了,观众们还是对尸体啦悬疑故事啦什么的感兴趣嘛。”

  苟法医扶了扶额:“行吧行吧.....现在的人这么重口味的么.....”

  “走吧,去我办公室慢慢说。”苟法医把伞撑在鉴定所门口晾着,就带着小冯去了自己办公室。

  “来吧,自己选,想听哪个?”苟法医打开电脑,点开其中一个文件夹,里面是许许多多的鉴定案例。

  “唔......”小冯浏览了一遍,“就这个吧!”小冯指着其中一个说。

  “噢,这个案例啊,说起来也挺可怜的.......”苟法医陷入了回忆。

  梨花村是个位于离县城不远的小村子,人不多,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十来户,因此邻里间都很熟悉。

  这天清晨,梨花村的王蒙和李洁夫妇俩准备去隔壁村的姑姑家拜访,隔壁村子离得不远,走路就可以到。他俩照常走进村子背后的林子里,从那林子穿过去就能走上大马路,能节省不少时间。

  “好久没见到我姑姑了,我们要不路过水果摊的时候买点啥东西带过去吧。”王蒙说。

  “恩,是啊。姑姑家的饭挺好吃的,今天可有口福了。”李洁笑着。

  “诶对了阿洁,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.....哎哟!”王蒙话还没说完,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。

  “哎呀,蒙子,你没事吧?”李洁担心自家丈夫。

  “没事没事....”王蒙从地上撑了起来,好在这林地里四处都是松松软软的泥土,摔一跤也不是特别疼。

  王蒙正准备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和落叶,突然看到了落叶堆里的什么东西,顿时吓得脸色苍白。

  “蒙子,蒙子?咋了?”李洁对丈夫的反应感到很疑惑。

  “尸、尸......”王蒙话都说不清楚了。

  “啊?什么?”李洁听不清。

  “尸体!有个死人!”王蒙终于喊了出来,指着刚刚绊倒他的东西说。

  李洁一听,惊恐地随着王蒙指着的方向看过去。

  秋冬正是落叶的季节,林地里到处是成堆成堆的落叶,所以他们俩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,在那堆落叶之下,一只毫无生气的手露了出来。

  “啊——!!!”李洁尖叫了起来。

  “所以这次是个什么案子?”苟法医提着鉴定箱,风尘仆仆得赶了过来。

  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察是小王:“现在暂时不清楚,案件还在调查中。所以才要等你们的鉴定结果.....苟法医,就拜托你们稍微快点了。”

  “我的速度你还不清楚吗?”苟法医和这个县城辖区内的警察都挺熟的,“不过每次你们都要加急,我都只能把其他工作暂时放下赶过来。”

  “苟法医,我们知道你忙啊,不过熟悉一点的法医就你们了,就只能麻烦你们了。”小王挠了挠头。

  “没事没事,为人民服务嘛,帮助你们早日查清案件也是我们的义务。”苟法医说着,跟着小王走进了殡仪馆的解剖室。

  解剖室的解剖床上躺着一具女尸。女尸上身穿着黑色毛衣,下身穿着牛仔裤,保存完好,从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损伤,只是在人中的位置有一些表皮脱落。

  苟法医和助手李法医还有周法医观察了一阵尸体表面。

  “嗯....从表面看不出什么损伤啊。”小李说着。

  “先开始解剖吧,然后送一份样本去做一下毒物和组织病理鉴定。”苟法医说。

  “行,好咧。”

  “那我们开始了,你注意记录。”苟法医说着,就开始了今天的解剖工作:“尸体保存良好,发育正常,营养良好。尸长164.0cm。尸斑暗红色,位于腰、背部及双下肢未受压处。左眼睑皮肤轻微青紫,角膜混浊,结膜苍白,无出血。瞳孔可窥及,直径5.0mm。外耳及耳道通畅。鼻及鼻腔通畅。鼻唇沟“人中”处及下颌见多处片状表皮剥脱,最大为0.3cm×0.3cm,最小为0.2×0.2cm,颜色鲜红。唇、口腔黏膜未见异常,口唇黏膜轻微紫绀。双手十指指甲及双足足趾趾甲涂有红色指甲油,刮开指甲油可见指甲甲床紫绀。”

  李法医在一遍迅速记载着。

  “小周,过来搭把手,开始解剖了。”苟法医把王法医叫了过来。

  “头皮下及颞肌无出血。硬膜外及硬膜下未见出血,颅骨无骨折。小脑扁桃体压迹形成。颈部皮肤未见异常,颈部肌肉未见出血,舌骨无骨折。锁骨、胸骨及肋骨未见骨折。气管及支气管管腔通畅,管腔见泡沫状液体附着。双侧胸膜无粘连,胸腔未见积液。双肺表面及切面呈暗红色。”小周检查着肺部。

  “心脏重500克,左心室壁厚2.7cm,左心腔体积变小。心脏表面未见出血,心包腔约5ml淡黄色液体,心包膜无粘连。三尖瓣周径11.0cm,肺动脉瓣周径7.0cm,二尖瓣周径10.0cm,主动脉瓣周径5.5cm,左心室壁厚度1.5cm,右室壁厚度0.5cm,室间隔厚度1.3cm,主动脉无异常。腹壁脂肪厚5.0cm,腹腔无液体。腹膜无粘连,大网膜位置正常,肠系膜及腹膜未见出血。食管腔通畅。肠道胀气。肝脏表面及切面呈暗红色。胰腺表面及切面呈粉红色。脾脏包膜完整,表面及切面呈暗红色。双肾包膜完整,切面皮髓质分界清,切面未见明显出血。”苟法医检查了剩下的脏器。

  “......还是没有什么异常啊。”小李皱了皱眉。

  “看来光是解剖给不了我们答案了。”苟法医说,“走,收工,把尸体收拾整理好,今天就到这里。记着取样本,回所里做毒雾和组织病理鉴定。”萌法医说完,摘下了手套。

  “好的。”小李和小周点头。

  “怎么样?”警察小王焦急得等待着结果,“结果出来了吗?”

  除了小王之外,在殡仪馆等待的还有死者的家属。这位女性死者名叫徐蓉,是梨花村的村民,今年23岁。

  “法医,法医,结果怎么样?我的女儿是不是被什么人杀害了?”徐蓉的父亲老徐抹了抹眼泪,“这死丫头平时也不怎么听我们的话,三天两头不回家。这次好不容易回来治病,刚出院没多久,谁想到出了这种事......”

  “治病?”苟法医一听,赶紧打听了一下。

  “对啊...我女儿她有癫痫啊......不久前刚在城里的医院住了两周左右接受治疗,好不容易好些出院了......”

  “癫痫.....”苟法医摸了摸下巴,思考着什么,“诶,王警官。”

  “苟法医,有什么事?”

  “你们能弄一份徐蓉的住院报告给我们吗?”苟法医说。

  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小王点点头。

  “行,那今天就先这样,我们还要回去做毒物和组织病理检验,然后才能告诉你们结果。”苟法医挪动了一下笨重的身体,钻进了车里。

  “好的,一旦有了结果请尽快通知我。”小王说。

  “我办事,你们放心吧。”萌法医说。

  这时候,萌法医瞅见了在死者家属人群中一个不太正常的男子。说男子不正常呢,不是因为长相和外貌,那个男子说实话在这村里算是长得好的了,不正常的原因是他好像很紧张,东张西望的,脸上也很焦急。

  “诶,那个是谁啊?”直觉告诉苟法医这男子可能有什么问题。苟法医压低声音问小王。

  “噢,他啊。说是徐蓉的男朋友。”小王说,“梨花村隔壁村子的。不过徐蓉她爸妈好像不是很喜欢这个男的,说是这男的不靠谱什么的。”

  “噢.....”

  “怎么了?问这个做啥?”小王问。

  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这个男的有点奇怪,你们可以调查一下。”苟法医说。

  “恩,正在调查呢。”

  “好咧,那我走了,下次到县城要请我吃饭哦。”苟法医挥挥手,坐着车子离开了县城。

  10多天后,毒物鉴定和组织病理鉴定出来了。

  苟法医看着报告:“嗯....毒物检验排除了毒药物中毒死亡.....组织病理排除了机械性窒息或者机械性暴力死亡,尸体解剖检验存在脑水肿、窦房结区及房室结区纤维组织和脂肪组织增生,肺水肿、肺气肿及慢性肺炎.......”

  苟法医又看了看警察小王寄过来的徐蓉的病历记录:“徐蓉出院记录显示,诊断为持续性癫痫,脑水肿还有肺水肿。看来........”

  苟法医点了根烟,拿起了电话。

  “喂,小王吗?”

  “苟法医!怎么样,结果出来了?”电话那头小王很兴奋。

  “嗯,应该是癫痫发作致死的。”苟法医吸了一口烟。

  “癫痫?不是外力什么的造成的吗?或者中毒啥的?”小王问。

  “嗯,是癫痫。”萌法医说。

  “癫痫....还能死人的啊?”小王有些惊讶。

  “当然。”

  “好吧,谢谢你了,苟法医。我们继续去调查准备结案了,谢啦。”

  “客气什么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苟法医说,“诶对了,案子结了记得给我打个电话说一下案情结果啊,我有点好奇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又过了几天,苟法医接到了小王的电话。

  “喂?苟法医,调查结果出来了。”小王说。

  “怎么样?”

  “唉,说来也是有点可怜。徐蓉生前最后一个和她在一起的人是她的男朋友张磊。徐蓉她爸妈不是不同意她和张磊在一起嘛,徐蓉出院回来后就被接到梨花村的家里住着。但是两个年轻人哪能这么容易就被拆散啊,于是张磊和徐蓉就隔个几天就相约在梨花村背后的林子里面约会。大晚上的也没什么人会去哪里,于是就成了他们的幽会地方。结果呢,10月24那天晚上,张磊和徐蓉在林子里约会的时候,徐蓉的癫痫突然就发作了。张磊这个没担当的,掐了几下徐蓉的人中,发现没有用之后,竟然丢下徐蓉就跑了。”

  “跑了?”苟法医有些吃惊。

  “对啊,用张磊的话就说,当时看着太恐怖了,再加上万一徐蓉死了和自己扯上关系怎么办云云,于是就跑了。这个张磊也是狡猾,一开始调查他的时候,他居然叫他家里人给他做了伪证,说他10月24那天一直在家里,所以一开始我们也没怎么查他。后来大概是扛不住良心的煎熬吧,张磊就说了实情。”

  “渣男啊.....”

  “徐蓉的爸妈也不知道徐蓉去了哪里,也没人出来找她,于是徐蓉就这么癫痫发作去世了。唉,张磊那个渣男,要是早点送徐蓉去医院说不定就没事了.....”

  小王又说了很多案子的实情,萌法医唠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。

  苟法医点了一根烟,吸了一口。

  窗外开始下起雨来,秋冬的雨,又冰又冷。

---------------
产品很好,需要把这产品告诉顾客,所以就需要做广告宣传,广告宣传的方式有很多种。现在门户软文发布,网络媒体首页推荐,微博微信推广,论坛置顶加精,视频首页推荐等网络营销方式成本低,效果长久,是不少企业,个人老板不错的选择。更多广告推广发布宣传方式咨询客服QQ:2572759239,网址:http://www.tg5156.com。
腾泡简介About Tengpao广告服务联系我们诚聘英才网站律师会员注册产品答疑